原材料价格疯涨,软包装 等制造业企业如何应对?

发布:str浏览:369次

原材料价格疯涨,软包装
等制造业企业如何应对?

近来,原材料价格疯涨,软包装 等制造业企业毛利率迅速摊薄。虽然制 造业大企业拥有规模效益,依靠巨 大的出货量还可以维持生存,但小企 业的生存就十分困难了。那么,到底谁 在推动原材料价格上涨?稳定原 材料价格有什么招数?

 

原材料价格疯涨,软包装 等制造业企业毛利率迅速摊薄

来,原材料 价格上涨给软包装等制造业企业带来很大压力。与2016年初的情况相比,PVC涨价60%,PE涨价40%,PP涨价30%,塑料涨价30%,纸箱涨30%, 玻璃涨价40%,铝材涨价30%,铁涨价30%。

哪怕是2015年价格 长期低迷的钢材,竟然也时来运转:商务部监测数据显示,10月31日至11月6日钢材价格环比上涨1.9%,连续6周上涨,累计涨幅6.1%,价格创5月初以来新高。

成本的 压力自然很快传导到软包装等制造业企业,毛利率 迅速摊薄的日子并不好过。2014年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的利润率仅为2.7%,与美国 制造业企业相差巨大。此时出 现原材料价格上涨,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制造业 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上述局 面肯定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所以需要尽量消除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

 

谁在推 动原材料价格上涨?

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是多方面因素“扎堆”出现导致的结果。主要因素包括:

一、能源价格上涨

2016年以来,煤价走势可以用“步步惊心”来形容对于这轮煤价上涨,业内人 士已经给出了精辟的分析:压缩合 规产能对煤价暴涨的作用不大,不合规的“黑煤”产能被 压制才是煤价大幅调涨的主要原因。“黑煤”即证件 不全或不按规程生产的矿出产的煤。2016年,国家期 望通过煤炭企业压缩16%的产能 

但在严 查整治的情况下,行业中 多年违规生产的“黑煤”直接消失,导致在减产16%的基础上又减产了20%,实际产能减少36%以上。这36%产能的减少,是这次 煤炭暴涨最主要的原因。

煤是我 国最重要的能源来源。煤价上涨,必然带 动金属冶炼和电力成本的上升,这种成 本压力自然传导到钢材、铝材等原材料上。


二、化工原 料供给出现问题

近半年来,上游化 工原料开始猛涨。TDI(甲苯二异氰酸酯)从年初的1万/吨狂涨到5万/吨;新戊二醇从6000元/吨左右涨到了13800元/吨。与年初相比,市场售价涨幅超过了50%的品种相当多,很多品 种涨幅高达一倍甚至超过一倍,例如顺丁橡胶、丙酮、丙烯、丁二烯、顺丁橡胶等。 

由于生 产技术壁垒较高,TDI行业生产企业较少,行业长 期呈现寡头垄断格局。2016年3月以来全球范围TDI供应已 经开始出现收缩,三井鹿岛11.7 万吨的TDI装置受 到日本地震影响意外停车,并且已经于5月份正 式宣布按计划永久关闭。 

在欧美 地区主力厂家中,法国Vencorex 和美国 科思创在集中检修,巴斯夫 装置因故障延迟开车,拜耳装 置出现故障需要检修。一系列原因使得国外TDI 市场供应整体收缩,而国内产能供不应求。

新戊二 醇等化工原料的涨价,也多源 于近期市场供应的不稳定。我国的 化工原料生产虽有局部产能过剩,但仍有TDI、PX(对二甲苯)等重要 化工原料处于产能不足的状况。

说到这里,不得不 批评一下国内的“环保小清新”——这些人 一听说某地要兴建石化企业,无论技 术水平和环评结果如何,一个个 义愤填膺地高呼“不要工业,要蓝天绿水”。问题在于,他们吃 穿用度中的工业品难道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待到“小清新”添置新衣、装修家 居的时候发现钱包大出血,他们就该老实了。 

环保与 经济发展如何兼得,也是中 国经济面临的困境之一

 

三、运输价格上涨

交通运输部、公安部《超限运 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自9月21日起施行。新规堪 称史上最严治超措施。依照规定,实施之日起,国内公 路运输超限超载标准吨位全线降低,如载重量最大的6轴汽车 列车超载标准由此前的55吨降至49吨,4轴货运 单车超载标准由40吨降至31吨,降幅高达9吨。 

治理超 载有利于道路安全,势在必行。但事物 都是一分为二的,哪怕是 正确的政策也存在成本。

6轴汽车列车为例,新规出台后,总重不得超49吨,总高不得超4米;原来总重(55吨) - 车皮(16.5吨) =实际载重(38.5吨)。

假设运费成本为100元/吨,那么总运费为3850元/车;现在运费总金额不变,实际载重变成了28.8吨,也就是说,每吨货 物的运输成本为133.6元,运费单 价实际上已经上涨了33.6%。如果再 加上相应增加的税费,运输单价至少上涨了35%-38%。

原材料 生产地和作为用户的制造业企业毕竟存在地理上的距离,运输价 格上涨等于提高了原材料的实际使用成本,承受这 种成本压力的还是软包装等制造业企业。

世上很多事很难两全: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表示,中国每 年因为道路交通事故造成超过20万人死亡;70%的交通 事故是由车辆超限超载引起,50%的群死 群伤事故与超限超载有直接关系。

考虑到 上述触目惊心的数字,“史上最严治超措施”势在必行。至于由 此产生的运输成本,权当是全民缴纳的“道路安全税”好了。

 

四、人民币贬值

人民币 贬值有利于制造业产品出口,而对原 材料进口来说恰恰不是好消息。美元兑 换人民币的汇率中间价由2016年初的6.49左右,变成了现在的6.9左右。也就是说,不到一年的工夫,人民币已经贬值近6%。

 

稳定原材料价格,有什么招数?

为了软 包装等制造业的稳定发展,稳定原 材料价格已是当务之急。根据上述4方面因素,可以采 取以下对症下药的手段: 

一、稳定能源产能

 

煤价上 涨这事也要一分为二地看。煤价上 涨毕竟说明各地对违规生产的“黑煤”的治理 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与之相 关的煤炭物流园、煤场、洗煤厂纷纷消失。这意味 着煤炭行业的主导权将更多集中在大型国企手中。

 

据煤炭协会粗略估计,2015年国企 在煤产量中所占比例在70%以上。国企产 能的实际占比在“黑煤”消失的 背景下将进一步提升,这意味 着国家对于煤矿产能具有更强的掌控能力。

 

只要国 家根据市场形势,稳定现有煤矿的产能,煤价在 供给稳定的情况下必然逐步回落,带动钢材、有色金 属和电价的回落。这部分 原材料价格是可以较好控制的。

 

二、稳步推进化工业建设

 

国外几 个化工企业停产,就能造 成国内化工原料价格暴涨,稍有常 识的人都会意识到这是个问题。

 

我国应 注重化工行业的整体布局,一方面 要防治局部产能过剩、避免造成浪费,另一方 面要保证主要化工原料的自给——说得直白一些,该上的 化工项目还得上。

 

打铁必须自己硬,新化工 项目要事先做好技术论证、安全制 度和环境评价工作,在安全 生产方面无懈可击。地方政 府也要对其进行严格督导,防止疏漏。

在此前提下,地方政 府应下大力气做好群众工作,晓之以利喻之以义,使得化 工项目在多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下顺利投产。

 

政府一 是要坚决掌握舆论的主导权,防止不学无术的“公知”和“环保小清新”兴风作浪,让广大群众意识到,阻碍国 家工业化进程的人终将成为历史罪人;二是要 坚持必要的原则、杜绝“按闹分配”,不能因 为某些群众一时有情绪就放弃原则、畏缩不前。

 

三、积极发展物流,降低运输成本

 

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史上最严治超措施”的影响 仅限于公路运输,而公路 运输并不是唯一的运输方式。国内现 成的低成本运输方式还有2种——铁路和内河航运。

 

长期以来,长距离 铁路货运的成本显著低于公路货运。但以前 铁路货运的服务确实有不到位之处,一不提供“门到门”的服务,拉到车站了事;二是时间调度不到位,到货时 间不能精确到日,甚至有 相差一个星期的状况。 

这两大 缺点使得铁路货运的业务逐渐流向了公路货运,2015年全国 铁路累计完成货运量33.6亿吨,同比下降11.9%。

不过,公路运 输成本上涨之后,铁路货 运的优势又重新变得明显起来。2016年10月,国家铁 路全月货物发送量完成24440万吨,同比增长8.4%,这是连续第3个月实现正增长。

由此可见,通过铁 路的传统优势来控制运输成本已被诸多企业接受。时来运转之际,铁路货 运部门也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应尽快改善管理、解决服 务不到位的问题,培养更多稳定的客户。可采取 的具体手段包括:

1发展铁路——公路联运

铁路货运走多数路程,公路货 运完成车站和厂房之间的运输,真正实现“门到门”服务。找些规模较大、口碑较 好的公路运输企业作为合作伙伴,应该不是难事。

2,提高调度水平,尽快实 现精确到日的车皮发送服务

我国内 河航运主要集中在长江水系、珠江水系和淮河水系,加上京 杭大运河黄河以南的部分。近年来,我国内 河航运的货运量增长迅速,内河运 输船舶大型化趋势十分明显(因为运 营小型船舶利润率太低)。

2014年安徽 省港口吞吐量达43838万吨(其中长江水系36750万吨,淮河水系7088万吨),居省级 内河港口吞吐量第2位,其中集装箱吞吐量76.4万标箱。

但是我 国内河航运企业仍呈现“小、散、乱”的状况,与海运 企业的高度整合形成了鲜明对比。国家应 推动内河航运企业的整合,在有条 件的省份组建规模较大的内河航运国企、整合现有运力;还可以建立电商平台,以及联结船舶、船闸、港务局 的自动化调度系统,充分提高资源利用率。力争在较短时间内,通过力量的整合,使得内河航运具备“第二铁路”的运力,进一步降低运输成本。

 

四、推动人 民币的国际结算

进口原 材料涨价是因为货款以美元结算,而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如果原 材料进口以人民币结算,涨价的 问题就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不过这 个问题不是单个企业可以解决的,因为单 个企业既没有定价权,也无力推动人 民币的国际结算。这样的事情,还得由国家出面解决。

不过,现在倒 真是国家出面推动人民币国际结算的大好时机,因为中 国是世界上唯一能够维持较快经济增长的大型经济体,诸多原 材料出口国有求于中国,正等着米下锅呢。

所以,解决原 材料进口的问题,要同时 发动上线和下线的手段。

上线的手段,是由国家出面谈判,将原材 料出口国的银行纳入人民币结算体系和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俄罗斯 占领克里米亚后,已被西方国家制裁得“营养不良”,所以俄 罗斯外贸银行已于2016年3月加入 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

下线的手段,是由大 型国企出面罩着各路中小企业,成立价格联盟,行使集体谈判权。这不是什么新鲜事,1997年国家 放开生产企业自营进出口权之前,就曾有过类似的格局。

不过,新格局 与旧格局有所不同——中小企 业是自愿而不是被迫加入集体谈判的,加入集 体谈判是为了增加定价的话语权。通过集 体谈判确实有可能迫使外国原材料生产企业降价并采取人民币结算:是俄罗 斯企业更需要出口原木,还是我 们更需要进口俄罗斯企业的原木呢?——别国的原木有得是,俄罗斯 却不容易找到大买家。

 

抑制原 材料价格上涨需要国家力量的必要介入,但回落仍需一个过程 

原材料 价格上涨的问题不是没有解决办法,但是本 文的分析充分说明,解决这 个问题需要国家力量的必要介入。如果某些“小清新”坚持“自由市场万能”的迷信不动摇,那就让 他们的钱包多出一阵子血好了——这将是 最好的政治经济学教育。

即使有 国家力量的及时介入,原材料 价格的回落也需要一个过程,制造业 利润率较低的状况在短期内不易改变。客观地说,当前的经济环境,制造业 的小企业生存比较困难。而制造 业的大企业拥有规模效益,可以依 靠巨大的出货量、在单位 利润摊薄的情况下维持生存。

 

此内容系来自互联网,不代表赞成此内容或立场。

友情链接:    德国彩票登陆   彩世界彩票官网   EG彩票开户   大地彩票   兰博彩票官网